等我找到更好的,就和Ta分手

国内新冠的乌云依旧沉沉地笼罩在每个人头顶,国外的中国人也风声鹤唳,秉着不给国家和同胞添麻烦的宗旨,蹦迪搭子和酒友们都心里很有AC数地选择了能不动则不动。

诚如意志力是种消耗品,大家身体里的酒精储备指数像A股一样持续震荡下跌,为了避免负隅顽抗日后带来更严重的后果,我和对门的蛰伏多日舍友们约了个厨房谈心局。

许久未见,大家端起酒杯的手颤颤巍巍,难掩内心欣喜之情。

从来杯底养鱼的广东弟弟干得豪情万丈,热爱划水的上海辣妹仰头一饮而尽,天南海北的我们在今天达成共识。

深深得认识到了去年逃酒的行为有多不妥当,并对来年的酒局许下庄严承诺:能喝必喝,能醉必醉。

三两杯过后,年轻人嘛,绕不开的聊聊感情。

一聊才发现,谈着脑死亡式恋爱的,原来不止我一个。

什么是脑死亡恋爱?

大脑很清楚走不了多远,心里也没多深的感情,但两个人并未出现足以分手的嫌隙,从未不约而同地选择貌合神离,共同等待一个足以构成分手的契机。

以下,为舍友们的狼人发言,在这个强行隔离的时期,或多或少能给大家点启示。

Lin 97 上海

“谈不上喜欢了但一直没分手,倒不是舍不得这段感情,只是懒得去适应刚分手后那几天的失落。

况且本来也是异地,目前也没有更喜欢的人出现,有这么个‘男网友’也还行。”

即将毕业的Lin这样说道。

Lin的美貌,绝对能在我身边女生里排个Top10,我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见她时的惊艳,你们见过,像玉石一样剔透的女孩吗。

而她的朋友圈,也是很规范的现代美女模式,礼物,旅行,情侣照,一片郎情妾意。旁人又怎么会想到,明艳如她,在感情的路上,如此消极绝望呢。

接着,她讲了一些和男朋友的故事,听了一番下来,我们面面相觑。

怎么说呢,两个对爱情毫无幻想的精致实用主义者,悄悄在的屏幕后计划着各自的未来,没有对方的那个未来,却又能在假期里挽起双手,看似甜蜜地游山玩水,看大千世界。

他送她一份礼物,她会马上回他一份;他定酒店,她会主动买机票;就连他打个车,下次她都会早早地掏出手机提前叫好。

少吵架,从不撒娇,出现再大的矛盾两个人都能坐下来对话解决,像是共事多年,颇有默契的事业伙伴。

舍友弟弟感叹说“Lin姐这独立劲,汝辈女性之楷模啊”。

而Lin却笑了。

“这哪是什么独立,只是随时做好了抽身的准备,分手的时候少点亏欠罢了。”

我问她,那要是现在有个比你男朋友条件好的男孩说喜欢你,你会答应吗。

她问,在我身边吗。我说,就假设在吧。

她说,当然会啊,那有什么好想的。

三秒钟不到,她就做了可以分手的决定,

而再过27天,她和现在男朋友在一起刚好3年。

Abby 98 四川

“因为从小得到的东西很少,所以当拥有的东西坏掉了的时候,你第一个想到的是怎么把它修好,而不是扔掉啊。”

Abby是我们里最会照顾人的,早起图书馆,坐第一排听课,下课去超市买东西,回家做饭,一个人的辛勤养活了全宿舍,在蹭她了一个多月的饭后,大家自觉地每个月交起了伙食费。

她人很好,做饭好吃,从不计较,说话小小声的。

素颜六分,皮肤很白,圆圆的脸和眼睛,几乎没和谁发过脾气,Lin 一度说她是个软柿子。

很典型的“好女孩”,除了,有个喜欢出轨的小白脸男朋友。

Abby在家里是老二,上有姐姐下有弟弟,即使家境不错,在这个位置上的她能分到父母的关爱也有限,不过这也几乎是全天下老二的共同处境。

对你的存在,爸妈既没有初为人父母的欣喜了,也没有对老幺的宠溺,对姐姐要谦让,对弟弟要爱护,不知不觉中就成了被默认牺牲的那一个,Abby就是这样,一个人出国上学后,遇到一个稍微嘴甜会关心人的男孩,没有几个人扛得住。

即使那个男孩九个月绿了她三次,平均一个季度出一次轨,搁一般姑娘早踹他八百次了,偏他运气好,遇见了忍耐力极佳的Abby。

“我也不知道自己还爱他吗,有的时候甚至会很讨厌他,看着他的脸也不会很心动,但是我还是不想分手,因为我不知道分手以后再遇见的人,会不会连他都不如。”

“有个偶尔关心你的人,总比什么都没有强吧。”

Jackson 01 广东

“我是个好男人,我都是被女孩甩的。”

Jackson是刚搬过来不久的弟弟,长得很好看的男孩子,某音上还有四十几万的粉丝,感情来得快,走得也快,标标准准的小渣男一个。

“你们女孩每天妆都还有变化呢,凭什么我们男人的心就不能变了。”

“再说,扪心自问,一开始认识的时候,你们哪个不是人美声音甜,又温柔又体贴的,在一起之后你们还是那样的吗?”

他说,他曾经有个暧昧对象生病,发烧到了40度,他准备去她家看看她,等他到的时候,姑娘已经头发蓬松,妆容精致,穿着丝绸小吊带,可怜巴巴得躺在床上,小脸烧得粉红粉红的。

后来,他们就在一起了。

再后来,女生就不大爱洗头了。然后,就分手了。

说罢,他抬起头看着我们,

“对,在一起小半年后,她的头发就和你们现在这个状态差不多。”

Jackson说,按他的个性,从不主动提分手,冷暴力的操作走完,妹纸们都会识趣撤退。

篇恒文章网(www.pianheng.com)

“分手很简单的,你只要给出足够的冷漠,没那么多头铁的妹子”。

具体点说,微信回复不要超过五个字,嗯,哦,好,能回答的问题不要多说一个字。

“嗯嗯”这种回复对于想分手的人来说都过于温情了。

不见面,不吃饭,不看电影,不视频,和她在一起如丧考妣,朋友圈里动若脱兔。

“一般也就十来天吧,你就能收到令人心动的分手Offer了”。

“而且还有个好处是啥,她提起你们的事也可以说是她甩了你,她保全了面子,你还赚个口碑,一举两得啊。”

听完弟弟的发言,我也由衷地意识到,可能只有萧亚轩老师能在姐弟恋这片战场收拾这帮00后了,罢了。

而我,多次分手,多次复合,终于也被生活收拾得服服帖帖。

更惨的是每次分手后,我会发现,前男友可能的确是我可选择范围里的最佳了,这种情况下,如果我依然总是觉得他不好,那问题还真得算在我自己头上。

说一千道一万,还是我的水准也不过如此吧。

所以后来,与其和他吵个没完,我决定把这些时间用来学点有用的东西,分手复合循环也就此结束了。

其实,没有人是傻子,我们都知道,我们没有那么喜欢对方了,但我们依然互为备胎,假装相爱,一个人没担当,一个人太软弱。

若是出现一个更优选择,我们毫不质疑自己或对方会放开牵着的手,但又能怎么办呢,饭要吃,迪要蹦,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点餐。

不提分手,不会增加欢喜,但也不会徒增悲伤。

这大概是成年世界里最残酷的真理吧,我不爱你了,但我也没有更好的。

只能祝愿大家的所爱之人,不是基于这个心态和你在一起的。

版权声明: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;
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pianheng.com/post/51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