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情书大全婚姻经营正文

神仙老公被人睡了一晚,还能不能要?

她从没想到,自己当年抢来的男人如今会是这副模样,自己抢来的家,竟无自己容身之地......错过这篇故事的宝宝,戳这里哦:做情人上位后,我被原配折磨十年。

1

车窗外灰蓝色的天空,布满晚霞。

车驶出机场后,在悠远的道路上前进,何梦盯着晚霞出神,10年了,她终于又回到了这座熟悉的城市。曾经离开时的心境,如今想起来仍有些心痛,但到底是过去了,成为了她人生灰暗的底色。

“先去医院,还是去酒店?”林之扬问。

何梦回过神来,答:“医院。”

何梦想起儿子林达,心情又沉重了下来,离开的时候她就想过了,反正她在这里已无其他亲人,将来除了林达结婚,她都不会再回来。

没想到,林达生病了。

昨天,她还在工作的时候,10年不曾联系的前夫林之扬忽然联系她,说林达生病了,需要骨髓移植,他的查了,不合适。

何梦毫不犹豫订了回国的机票,尽管分开多年,可他到底是她的孩子,一个母亲爱孩子的心,是毋庸置疑的。

尽管,她一点儿也不想见到林之扬。

2

到医院时,天已经完全黑了。

何梦推门进去,林达正躺在床上玩手机,见到她后咧嘴一笑,叫了声妈。何梦一听,眼泪就汹涌而下,她过去握住了儿子的手。

何梦跟林之扬离婚去国外的时候,林达才11岁,那时候开始,他每年暑假都会去一趟新西兰,所以对何梦也不算陌生。

去年夏天,林达去新西兰的时候,何梦还带他到处玩儿,没想到忽然就病了。何梦陪儿子到深夜,等他睡了,林之扬提出带她下楼去吃晚饭。

因为发现得早,林达的身体状况还好,何梦看了一眼熟睡的儿子,跟着林之扬出了病房。

原以为只是在楼下随便吃点,没想到林之扬开车带她去了市区,车停在那家西餐厅前时,何梦心里忽然一阵恍惚。

何梦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后,林之扬跟服务员点餐。

何梦看他点了吞拿鱼三明治时,眉头一跳,没想到,他居然还记得她喜欢吃这家餐厅的三明治。

更没想到的是,这家店居然还开着。

何梦看了一眼林之扬,路灯昏黄的光,透过窗洒落在他肩上,那一瞬间48岁的林之扬,忽然跟20岁的林之扬重合了。

何梦仿佛也变成了20岁的何梦。

那时候,何梦跟林之扬都是大学生,刚刚开始恋爱,两人每天约会,偶尔奢侈一回,来西餐厅喝个咖啡。

林之扬家境普通,是典型的寒门学子,靠奖学金生活,而何梦家境优渥一些,大多时候都是她买单。

不过何梦不介意,20岁的何梦满心满眼都只有爱情,林之扬刚拿到奖学金,也会特地跑来给她买个三明治,或者带她去看场电影。

这对她来说,就是全心全意了。

3

大学毕业后,何梦跟林之扬都开始工作了,两人的工作,一个在城北,一个在城南。

何梦的想法是,他们找个居中的位置租个房子,但林之扬却坚持找了一个在城北的房子,他说,这样何梦早上可以多睡半个小时。

何梦很感动,于是在他们搬进出租房那天晚上,两人完成了恋爱仪式。

何梦永远都记得那天晚上,月色溶溶,夏风轻柔,她靠在林之扬怀里,听他说对未来的计划。

林之扬说完之后,忽然捧起她的脸,无比赤诚地说:“不管怎么样,我们得先结婚。”

每个女孩在深爱的人提到结婚时都很喜悦吧,何梦也不例外,她心里一甜,问他为什么。

林之扬吻了吻她的脸说:“我这么穷,你还愿意嫁给我,那我肯定要为了你拼命努力。以后我们的生活就会很好很好。”

浓情蜜意时的情话,总是动人。

其实何梦并不想这么早结婚,她是个有事业心有想法的女人,加上父母其实不太同意她跟林之扬在一起。但因为林之扬这番话,她决定拼搏反抗,毕竟爱情,要有牺牲才显得壮烈。

何梦跟家里摊牌,这辈子非林之扬不嫁,如果他们不同意,她就跟他回老家。

父母最怕也最痛心的,就是孩子的要挟。只是那时候何梦不懂,当父母答应这门婚事时,她只觉得自己打赢了这一场仗。

第二年春天,她欢欢喜喜地嫁给了林之扬。

4

婚房,是何梦父母买的。

他们约定好,拼搏三年再生孩子,再买辆车,一切都计划好了。林之扬确实如他所说,三年来他工作努力,事业有了起色,而何梦也升了职,两人靠自己的力量在这座城市站稳了脚跟。

然而,就在何梦打算竞争经理的时候,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
林之扬很高兴,激动地抱着她转圈圈,亲自下厨给她做了一大桌好吃的,吃完饭他抱着她在阳台上乘凉。林之扬满脸堆笑,开始幻想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,要取什么名字之类的。

完全没有注意到何梦眉头紧锁,她并不是很想要这个孩子,她正值事业上升期,一旦怀孕,那经理之位一定不会属于她了。

但是见林之扬这么开心,她不忍说出口。

林之扬轻柔地抚摸她的小腹,道:“要不,你就辞职吧,在家好好养着。反正我现在养得起你了。”

何梦愣住,抬头看着林之扬,心底闪过沉沉的失望。

她以为,林之扬懂得她,却没想到他一点儿也没注意到她的情绪,他明明知道她现在更倾心于事业。

于是,何梦也不打算顾及他的感受了,直言现在还不想要这个孩子。

这让林之扬大吃一惊,“我们不是说好了结婚三年生孩子吗?现在这个孩子来了,就说明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。”

何梦说:“那我的工作呢?我的事业呢?”

林之扬看着何梦闪着泪光的眼睛,心疼地抱住她:“咱们先留下这个孩子,生了孩子以后,我们请人照顾,或者我爸妈都能帮上忙,你可以继续工作。”

何梦还是不太愿意,但是看着林之扬渴望的目光,到底是心软了。

何梦辞了职,专心在家养胎。

林之扬请母亲过来照顾何梦,自己每天一下班就赶回来,何梦孕期情绪反复,他也能哄得她眉开眼笑。

孩子出生后,林之扬也是一个特别称职的爸爸,包揽了一切需要动手的活儿,何梦只管躺着哺乳。

孩子周岁宴的时候,林之扬当着所有亲戚朋友的面,朗诵了一封写给何梦的信,感谢她出现在他的生命里,感谢她为他生了孩子等等,很长的一封信,读得声情并茂,不仅何梦感动得梨花带雨,连林之扬和台下的亲戚们都哽咽了。

她永远都记得那封信的最后一句是,“我爱你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”

那时候,何梦想,她一定会永远爱林之扬。

他们会永远永远相爱。

比任何人都相爱。

5

林达一岁的时候,何梦重新回归职场。

林之扬很支持她,主动减去所有不必要的应酬,一有空就回家照顾孩子。虽然有婆婆在,但到底年纪大了,会有些不周到的地方,这些何梦都看在眼里,因为他懂得她对事业的向往。

何梦也确实有能力,工作风生水起,而林之扬却因为太照顾家里,错失了上升的机会。

对此,何梦很愧疚,抱着林之扬说,“要不,你放手去做事业吧,我多照看家里,反正你养得起我们了。”

林之扬却说:“但我更希望你开心啊。”

何梦笑了,林之扬太了解她对事业对职场的渴望了,所以甘愿牺牲去成全她。

一转眼,林达上了幼儿园,何梦已经成了公司的营销总监,而林之扬依然停留在从前的部门主管。

但他从未有过只言片语的埋怨。

何梦下班回来的时候,林之扬已经在陪孩子做手工了,婆婆在厨房做饭,何梦凑过去看着父子俩,心里蔓延出无尽的温柔。

她总听同事们抱怨婚后生活如何一地鸡毛,但她却在婚姻里体会到了很多美好,她想,她跟林之扬一定会这样幸福到老。

那时候,他们都不工作了,一起去全世界旅行。

然而,人生哪有一直顺风顺水。

在他们结婚的第15年,林之扬出轨了,因为公司团建,喝了酒跟公司女同事回了家。

女同事在微博发了跟林之扬的亲密合照,是朋友在同城消息里刷到,截图给何梦的。何梦看着那张照片,愣了好久,她想告诉朋友,那是追林之扬的女孩p的图,或者是故意黑他的。

但最后,她什么也说不出来,只有满脸的泪。

她足足把这件事憋在心里三天,才把照片发给林之扬,他没有任何狡辩就承认了,随后是飞快赶回家,扑通一声跪在她面前,痛哭流涕地说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

他说,那晚只是个意外,只有这一次,他发誓,以后绝对不会再有。

林之扬说了很多,衣领都泪湿了,何梦眼神空洞地看着林之扬,过往如同电影般在脑海里放映,一幕一幕的甜蜜,在此刻都成了绝望。

那晚,何梦只说了两个字:离婚。

6

何梦给林之扬留足了体面。

对外宣称结婚只是性格不和,林之扬大概也知道,无法挽回了,主动放弃了所有的财产,只求孩子的抚养权。

那段时间,何梦的心支离破碎,也无心去争夺孩子的抚养权,她也知道林之扬很爱孩子。

最终,她把房子过户给了孩子,只身前往新西兰。

知情的闺蜜曾劝她,像林之扬这种好男人百年难遇,只有这一次,不如试着原谅。

何梦泪流满面地摇头,正因为他太好,好了十几年,她才更加不能接受他的背叛,一想起来就心如刀割。

她做不到大度地原谅,即使不离婚,他们之间也已经毁灭了。

不如,就此给他们的爱情,画上一个不完美的句号。

何梦在新西兰一呆就是十年,父母在期间相继离世,从此她再也没回来了,没想到林达会忽然生病。

何梦吃完最后一口三明治,抬起头看林之扬,他的脸上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,她也不再年轻了。

两人仿佛都从回忆里走了一遭,从餐厅出来时,都沉默不语。

夜风轻轻地吹着,往事飘来又散去,仿佛一声声叹息,响彻在这夜空里。

篇恒文章网(www.pianheng.com)

何梦的配型结果,等了一周才出来,自然是匹配的。

医院很快安排了手术,何梦跟林达出院时,就被林之扬一起接回了家,说住在酒店不方便。

何梦没办法拒绝。

林之扬请了一个月的假,来照顾他们母子。

何梦躺在从前和林之扬住的房间里,目光一寸寸掠过,十年了,陈设没什么变化,看得出来,林之扬还单着。

林之扬围着围裙端着饭菜进来的时候,何梦有一种回到十年前的错觉,林之扬的厨艺比从前更好了。

她忽然很好奇,问他为什么没有再婚。

林之扬说,“因为再也遇不到想要结婚的人了。”

何梦低头喝汤,却湿了眼眶。

7

何梦休养了十天,元气恢复了大半。

她打算要回新西兰了,还有工作等着她。

出发前一天晚上,她正在收拾行装,林之扬敲门进来,犹犹豫豫,顾左右而言他,好久好久,才试着问她要不要留下来。

何梦当然明白他的意思。

她放下手里的行李,抬头看着林之扬说:“其实,我早就不爱吃吞拿鱼三明治了。”

林之扬愣了下,点了点头。

他懂她的意思了,分开十年,她早已从这段感情里抽身了,如今又分开十年,生活和习惯也早已经南辕北辙。

林之扬转身出去,关上了门。

何梦继续收拾行李,眼泪啪嗒啪嗒地砸下来,她说谎了,现在的她依然爱吃吞拿鱼三明治,只是有些事情,十年前不能原谅,十年后依然不能。

他们曾那么相爱,庆幸又遗憾。

End
版权声明: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;
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pianheng.com/post/53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