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诉:刻薄大姑姐隐瞒武汉旅行史,还哭着喊着来我家

前几天,我5岁的大儿子开始有点咳嗽。我见他状态尚可,就没有太过担心。

到了吃饭时间,儿子明显没有胃口,我一摸他的额头,微微有点烫。耳温枪一测,38度,我就有点紧张了。

我回想了最近两个星期,我和他都呆在家里没出过门,只有两次,他跟着我一起上楼顶露台晒被子,可是那两次,我们没有碰到任何人。

按道理来说,儿子应该是普通感冒咳嗽。现在这种特殊时期,医院都是爆满,带孩子去医院,我担心会交叉感染,那样反而更危险。

儿子午饭一口都没吃,我给他吃了一点消炎和退烧药,就哄他睡了。

下午3点钟,我给儿子测体温,没有降下来,反而升了0.5度。

我让儿子呆在自己房间暂时不要出来,又通知家里人都把口罩带上,这时大姑姐4岁的女儿跑过来问我:“舅妈,哥哥怎么啦,是不是得了电视里面说的那种病?”

大姑姐听到她女儿这么说,赶紧跑过来,捂住外甥女的嘴,说呸呸呸,童言无忌。

我当然不会因为小孩子的一句话就怎么样,只好勉强挤出一个笑脸,跟外甥女说:“不会的,哥哥只是感冒了,我们一家人都没有去过武汉,也没有任何湖北接触史,放心吧。”

虽然嘴里这么说,但是一颗心还是悬着的。

这时,没想到外甥女说了一句:“可是我和妈妈年前去武汉旅游了呀。”

大姑姐已经来不及阻止外甥女,听到这句话,我惊呆了,张着嘴巴想问问大姑姐怎么回事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我看着她,她站在沙发旁边,脸色从一开始的事不关己刷的一下就变了,她转过头,避开我的视线,脸色有些微红,搓着双手,一副秘密被别人戳破了的样子,略显窘迫的说:

“我带着囡囡和一个闺蜜一起,年前去武汉玩了几天,但是我们去的时候,疫情还没有那么严重。我们回家之后,身体也没有任何异常,你放心吧。”

“你每天看新闻了吗?既然你们去过武汉,为什么不好好在家自我隔离,跑出来干什么?”我心里升起一股无名之火。

“我带着囡囡来给外婆拜年,像我们这种十八线小城,到现在也没个确诊病例,有什么好慌的?”

“就是像你这种想法的人太多,才会造成如此严重的疫情。”

“笑话,关我什么事儿?”大姑姐依然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这时,老公从卧室出来,听到了我和大姑姐的对话。让大姑姐不要再说了,带着囡囡一起,去了书房,没什么事情让她们不要出来。

大姑姐和囡囡是年初三来的,我们这里有个习俗,出嫁了的女儿,年初三要回娘家拜年。大姑姐嫁到隔壁镇上,开车也就20分钟路程。

本来今年,我和老公打电话让她们不要来了,姑爷都说不来了,大姑姐自己却非要来,说在家憋了一个星期,都快发霉了。还说囡囡想外婆了,再加上她自己开车,路上不接触任何人,老公就没有再说什么。

就这样,她带着囡囡,初三一大早就过来了。刚进家门,就有消息说我们镇中午开始封路,不让任何车辆通行,这也意味着,大姑姐暂时回不去了。

因为家里住着有武汉旅行史的大姑姐,儿子的烧也没退下来,我跟老公商量带儿子去发热门诊看一下,并且要去居委会备案。

刚过两岁的二宝,吵着要我抱,我让婆婆带着她去次卧,尽量不要出来。听着二宝哇哇的哭声,我心里一团乱麻。

要不是担心大姑姐可能是携带者,出去会祸祸更多的人,我都真想把她赶出去。在现在大家都谈病毒变色的时期,她竟然隐瞒了武汉旅行史,到我家来拜年。再想起她之前的种种,真的觉得她太不自觉了。

大姑姐第一次让我觉得不爽是在两年前,我生二宝坐月子时,因情绪不稳,和婆婆闹了矛盾。可能是婆婆跟她说了几句,当天晚上,她就打电话给我,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我不该和婆婆产生矛盾,婆婆来照顾我坐月子,我应该感恩戴德才对,怎么能发脾气呢?

我跟她说,这里面很多细节她不清楚,我们会自己处理好的,不劳她费心了。

结果她说:“什么细节我不清楚啊,大家都是女人,谁还没生个孩子,坐个月子啊。我生囡囡的时候,我婆婆都没有来照顾我,我跟我婆婆现在还不是处得好好的。”

我冷笑一声:“呵,如果我婆婆也像你婆婆那样,出2万块钱,请金牌月嫂过来照顾我,我们也能处得好好的。”

最后,大姑姐讪讪的挂了电话。

那件事情过了没多久,到了婆婆生日。

我们家对整数生日看得很隆重,对散生一般都比较淡。往年,我都是给婆婆煮一碗长寿面,再加两个鸡蛋,就这么平淡的过的。

可是那一次生日,一大早,大姑姐微信给我发了200块红包,说是让我去给婆婆买个生日蛋糕,好好给婆婆过个生日。

看着那个红包,我心里极不舒服。

说实话,如果她真的有那个心,想给婆婆过生日,那我们两家隔得又不远,她完全可以自己买个蛋糕带过来,再陪婆婆一起过,这样大家都开心。她作为女儿,不管在婆婆面前如何表孝心,我都无话可说。

可是她发个红包让我去买,一方面让我觉得她在怪我没给婆婆买蛋糕,另一方面,有一种我是舍不得花那个蛋糕钱的感觉。

这种被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无声的指责,让我很不爽。

我拒收了她的红包,跟她说不是钱的问题,如果是我想买的东西,再贵我也会给婆婆买到;如果是我不想买的东西,免费的我也不会去领。

见我不收她的红包,她又发给我老公,让我老公一定要收了去买蛋糕。

老公也觉得没道理收大姑姐这个钱,就跟她说婆婆和我们住在一起,我们有自己的方式给婆婆过生日,不需要她来“安排”我们怎么做。

2019年夏天,婆婆因病住院了,公公早几年就病逝了,我和老公都要上班,二宝才一岁多,实在分身乏术在医院全天候照顾婆婆。

送婆婆去医院那天,我和老公都请了假,后来我把二宝送到我妈那里,老公下班后赶忙去接上幼儿园的儿子,我自己下班后立刻回家做饭,晚上老公送去医院。我们给婆婆请了一个护工,24小时看护。

就在家里已经乱得跟战场的时候,大姑姐打电话给我老公,意思是责怪我没去医院照顾婆婆。

她说她自己的婆婆上次做手术的时候,她没日没夜在医院里面照顾,别人都夸她,说她这个儿媳妇做得跟女儿一样。她问我老公,为什么你媳妇不去医院?

老公跟她说,每个家庭的情况不一样,不能这样类比的。每天晚上我们去送饭,都会陪婆婆一会儿的,让她不用担心。

但是大姑姐依然不满意,后来老公质问她:“既然你可以全身心的照顾你婆婆,现在如果你有意见,你可以自己过来照顾妈。”

大姑姐又以囡囡还小,离不开她搪塞。

真是让人哭笑不得,我们已经尽力在兼顾工作,孩子和老人,婆婆也能理解我们。大姑姐却在那边挑刺。

大姑姐总是说她对她婆婆有多好,坦白讲,那到底是出自真心,还是因为她婆家有钱,婆婆明事理呢?

大姑姐的婆婆年轻的时候就是当地有名的致富带头人,女企业家。自己办工厂,姑爷现在开始接手家族企业,大姑姐自己管理后勤。

大姑姐总是喜欢拿我和她比较,怎么不把我的婆婆和她的婆婆比一下呢?

篇恒文章网www.pianheng.com

人和人不一样,不要以自己家的情况去要求别人,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,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感同身受。不惊扰别人的宁静,保持界线感,可以减少很多家庭矛盾。

婆婆康复出院之后,大姑姐总是在家族群里发一些要善待老人的文章或者视频,并且会@我,说值得一看。还会经常感叹“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”之类的。

我一直都没理她。

可是她并没有任何收敛,还是隔三差五就@我。去年10月份的时候,她往群里发了一个视频,是一个婆婆的哭诉,说自己辛辛苦苦伺候儿媳妇坐月子,帮她带孩子。可是自己生病的时候,儿媳妇把她扔在医院里面,不闻不问。

我私信给大姑姐,跟她说这个视频发到群里有些不妥,不管她对我有什么意见,可以私下跟我沟通。先不讨论这个视频的真假,这样的内容往群里发,会让不明真相的亲戚误会,我也觉得很不舒服,希望她不要再发了。

可是她觉得没什么不妥,她说:“我没想那么多,也没那么多心眼儿,我还在我们工厂的群里发了呢。你愿意看就看,不想看可以不点开。”

通常喝醉酒的人都喜欢说自己没醉,心眼儿越多的人越喜欢说自己没想那么多。我可以不看,但是我无法左右其他人不看。

这件事情之后,我觉得大姑姐为人处世毫不顾忌别人的感受,我跟她来往逐渐少了。家里需要跟她沟通的事情,我都让老公出面了。

相安无事了一段时间,没想到又出了隐瞒旅行史这样的事情。

我和老公带着儿子连夜去了发热门诊,验了血,医生做了一番检查,说大概率是扁桃体发炎引起的发烧。但是因为有接触史,要先隔离在医院,明天再拍个胸片。

我让老公先回去了,自己在医院陪着儿子,哄他吃药,又把儿子哄睡之后,坐在医院的走廊上,感觉身心俱疲。

好在第二天早上,儿子的烧退了,只是还有点咳嗽。排队做完胸片,已经到中午了。我和老公等在报告机前面,心里不停的祈祷,求各路菩萨保佑我儿子一定要健康。

看到报告显示双肺正常,我喜极而泣。医生通知我们可以先回家,但是还是要做好保护措施,居家隔离一段时间。

带着儿子刚进家门,正好居委会的人上门来做备案登记,逐个体温量下来,大姑姐的女儿囡囡38.5度,再加上她们有武汉旅行史,居委会马上要求把囡囡和大姑姐带到集中点隔离。

大姑姐情绪激烈,不同意去集中点,反而责怪是我儿子把感冒传染给了囡囡。她跟居委会的人说我儿子昨天去医院检查了,没有感染病毒,所以她们不是携带者。

我在一旁冷眼看着,没有替她说一句话。大姑姐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,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居委会的人没有理会大姑姐的说辞,就算我儿子没有感染,也不能保证她们就是安全的。

既然她们有过武汉旅行史,就应该自觉在家自我隔离14天,而不是隐瞒着跑到我们家里来。她不来拜年,我们不会有任何意见。特殊时期,大家相互理解。

做人呀,不需要有多聪明。但是还是要保持一份无需他人提醒的自觉,以及时刻为别人着想的善良。

版权声明: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;
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pianheng.com/post/54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