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情书大全两性情感正文

老婆给我戴绿帽子,却把自己的命搭了进去

文 时光不凉薄

1

“方茴同意做我女朋友了,”杨翔兴奋得抱着手机跑到客厅尖叫,就差拿个大喇叭对全世界宣布了。

“真的假的?她不会是发错人了吧?依她的条件,能看上咱家?”杨翔妈妈的一番质疑,像一盆凉水对着杨翔兜头浇下,透心凉。

方茴年轻漂亮,虽然家境普通,但是追求者众多,怎么就偏偏看中他这个样貌普通,家境普通,扔到人群里都找不到的普通大众了?

“你不是开玩笑的吧?”杨翔蹲在沙发一角抱着手机打下这几个字,犹豫了几秒后,按了发送键。他不想猜了,要死就死个痛快。

不过信息发送出去没多久,杨翔就后悔了,他害怕知道真相,连快乐的借口都没有了,可想撤回信息,已经过了时间,只能忐忑的等着方茴的回复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手机叮铃响了一下,杨翔快速打开微信,看着“傻瓜,这种事哪有开玩笑的,”竟笑出了眼泪。方茴是真的同意了。

恋爱的过程很快乐,方茴活泼爱笑,虽然性子泼辣了些,但在热恋中的杨翔,对方茴是怎么看怎么顺眼。

两人的婚期很快确定了下来,方茴的父母要求杨翔这边买车买房,外加十万彩礼。

杨翔的妈妈可愁坏了。杨翔的爸爸去世得早,她一个女人把孩子拉扯大,供他读书上学,已经很不容易,哪里有这么多存款?

方茴看出杨翔整天愁眉不展,让她放宽心,她来和父母谈。杨翔不知道方茴和她爸妈说了什么,她父母不再强制让杨翔买车买房,只说婚后不让方茴和婆婆同住,彩礼钱必须出。

从两人相亲那天起,方茴就住进了杨翔心里,只要能娶到她,他一万个同意。

2

为了不伤吴岚的心,杨翔在同一个小区帮吴岚租了一间房子。这样既方便他们母子互相照顾,也满足了方茴不和婆婆同住的心。

吴岚打心底里不喜欢方茴,觉得她水性杨花,可耐不住杨翔喜欢。那是她心尖尖的宝贝,虽然委屈了自己,可为了儿子,她愿意牺牲自己。

婚礼办得很热闹,杨翔直到躺在鲜艳的婚床上,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方茴卸了妆,穿着红色蕾丝睡裙躺在床上,杨翔看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,咽了咽口水。

“老婆,春宵一刻值千金,咱们……”杨翔关了灯,脱掉外套压在方茴身上时,被她用力推开了。

“我今天太累了,早点休息吧!”方茴打了个哈欠,背对着他睡了。

杨翔强压下身体的欲火,翻个身背对着她,听着身后微弱的呼吸声,杨翔一夜未眠。

两人谈恋爱时,方茴就和他约定好了,不许越过身体那条线,好不容易撑到结婚,又不行。

“也许她是真的太累了吧!”杨翔自我安慰。

可接下来一周,方茴总是借口困了,身体太累,不让他碰她。而且方茴像转了性子,没了恋爱时的活泼笑脸,对谁都冷着脸,一副闲人勿扰的样子。

杨翔心里有了怀疑,托人打听了一番才知道,方茴有个谈了一年多的男朋友。两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,男方父母却死活不同意这门婚事。

听说那个男人在父母的逼迫下,和一个有钱人的女儿结了婚。方茴为此病了一场,后来家里人开始为她物色相亲对象。杨翔就是在这个档口认识方茴的。

3

方茴和他结婚,难道是故意拿来气她前男友的?这可是婚姻大事啊,方茴不会这么傻吧?可转念一想,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,做出这种事也不足为奇。

杨翔越想,心里越堵得慌,他想和方茴摊牌,又怕方茴承认了,要和他离婚。这才结婚没有半个月,要是离了婚,岂不被人笑掉大牙?

杨翔安慰自己,他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名,老天爷这时候把方茴送到她怀里,没准就是让他拿住方茴的心。他必须利用好这次机会。

杨翔本就勤快,这事之后,更是包揽了所有家务。方茴下了班回家,杨翔第一时间送上拖鞋,吃完饭烧热水给她泡脚。

甚至方茴来大姨妈,杨翔比她还紧张,红糖姜块备了一堆,一丁点凉水不让她碰。连刷牙的水,都是温的。

他要用实际行动打动方茴,你看,我对你多好。你那个前男友能对你这么好吗?

也许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,方茴对他有了笑脸。周末晚上,杨翔做了一顿丰盛的烛光晚餐,两人在影影绰绰的烛光中喝着红酒,好不惬意。

也是那天晚上,方茴和杨翔在一起了。这可把杨翔乐坏了,一个女人愿意把身体交给一个男人,这不是爱是什么?

杨翔比中了彩票还高兴,上班都哼着歌,别提多兴奋了。

吴岚偶尔来家里吃顿饭,看着儿子忙前忙后围着方茴转,心里像塞了一团棉花,很不是滋味。

她是想娶个儿媳妇,可以照顾杨翔,或者说彼此照顾,现在只有杨翔一味地付出,还乐在其中,她怎么会不心疼?

吴岚决定找个时间好好给方茴上堂课,杨翔娶她回来,是当老婆的,不是当皇后的,可是话还没说出口,方茴怀孕了。

4

因为胎像不稳,方茴只能辞了工作卧床在家养胎。现在的年轻女孩真是矫情,可不管吴岚在气,也只敢在心里骂。毕竟方茴怀得是她家的孩子,要是气出个好歹,就得不偿失了。

方茴不上班,各种营养品又要跟上,杨翔只能一人当两人使,忙着加班工作挣钱,回家还要照顾方茴。每天头挨着枕头,就累得呼呼大睡。

杨翔虽然忙碌,但辛苦又幸福着,他心爱的女人怀了他的孩子,有了孩子作为牵绊,方茴的心还会飘走吗?

转眼间,孩子出生了,是个男孩。浓眉大眼,颇有方茴的神韵。尤其是那高高的鼻梁,比方茴的还硬挺。

吴岚激动地捂着嘴哭出声,他们杨家有后了。有了孩子,吴岚对方茴的态度改观了不少。不再给她冷脸看,有时候还会问她喜欢吃什么,下厨做给她。

看着婆媳关系日渐和睦,杨翔乐得嘴都快乐到大腿根了。

可渐渐地,杨翔又发现方茴不对劲了。孩子出生后,她不仅没有初为人母的兴奋,还经常盯着窗外出神。

夜里,杨翔好几次听见她轻声抽泣,拍拍她,又没有了声音。杨翔有些担心,这不会是产后抑郁吧?

周一早晨,杨翔起了个大早,要带她去医院看看,方茴有些生气地责怪杨翔小题大做。她只是第一次当妈,太紧张了而已,哪里就得产后抑郁了。

篇恒文章网www.pianheng.com

没过几天,杨翔就发现方茴真的不对劲了。她每次去厕所,都抱着手机,一呆就呆大半天,出来的时候表情阴郁,好像有什么心事压在心头。

杨翔旁敲侧击问了她几次,把方茴问急了,嚷嚷着要是再这样没事找茬,她就回娘家住。杨翔嘴上讨饶,说他是关心则乱,心里早就种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。

5

孩子满月后,杨翔回公司上班,可方茴没人照顾,心里不放心,就让吴岚每天来家里帮忙带孩子,减轻方茴的负担。

老人对自己的孙子都有天然的亲切感,吴岚自然不会推辞。每天杨翔出门上班,吴岚准时提着新鲜的蔬菜出现在家门口,晚上杨翔下班,吴岚已经做好了饭菜等他回家。

这天晚上吃完饭,吴岚悄悄把杨翔拉到厨房,让他看好自己的老婆。这几天他不在家,吴岚看她经常抱着手机和人聊天,打个电话还要偷偷摸摸跑到楼下躲着她,生怕她听见。

杨翔嘴上安慰着吴岚想太多,心里早已经七上八下,乱成了一团麻。

这天上午,杨翔接到吴岚打来的电话。方茴抱着孩子出了门,说要去给孩子打疫苗,不让她跟着。

吴岚不放心,偷偷去了疫苗站,并没看到母子俩的影子。这才着了急。杨翔挂了电话,打开了手机定位。

一开始,他以为是自己疑心病太重,直到吴岚的话警醒了他,杨翔才确定没有自己没有多疑。方茴一定有事瞒着她,所以他才趁着方茴睡着,偷偷安了定位软件。

杨翔按照手机定位,找到了那家餐厅。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正坐在方茴对面,握着她的手说些什么。

杨翔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男人,宋家明,方茴的前男友。他之前查方茴的时候,见过他的照片。

6

一股怒火从杨翔的脚底呼呼往脑袋上蹿。他再也控制不住,握紧拳头朝宋家明的脸挥了过去。

方茴吓得从椅子上弹起来,整个人都慌了神,半天才反应过来,吼着让杨翔住手。

“怎么,你心疼他了?”杨翔咬牙切齿的盯着方茴的眼睛,想从她的表情里找到答案。

“方茴是我的,孩子也是我的,你小子算老几,和我斗?”宋家明趁他愣神的几秒,一拳打在他脸上,惹得杨翔一个踉跄趴在桌子上。

“孩子是我的”这五个字在杨翔的耳边嗡嗡直响,她爬起来,用力捏着方茴的手腕,质问她这到底是不是真的?

方茴吓得眼泪直流,说不出话。婴儿车里的孩子被吵醒,哇哇大哭着。杨翔松开方茴的手,将孩子抱起来。

他打量着孩子的五官,再扭头看看宋家明,果然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那高高的鼻梁,可不是宋家明脸上最突出的特征。

杨翔只有一个念头,掐死这孩子。他被老婆戴了绿帽子,还替别的男人养孩子,这全天下的男人,谁有他窝囊。

杨翔的手慢慢伸到孩子的脖子处,看着他在襁褓里扭着脖子,张着嘴找奶吃,手像上了发条,抖个不停。

他想到孩子第一次冲他笑,躺在他怀里安睡,还会咧着嘴嗯嗯啊啊和他聊天的可爱模样。杨翔的手又撤了回来,反手一巴掌,打在方茴的脸上。

“孩子是无辜的,我不跟你计较,可我杨翔哪里对不起你,你竟然这么对我?你还有没有良心?”

方茴捂着脸,跪在地上求他原谅。这段时间,她一直都在纠结要不要和他说实话,是她对不起杨翔,可是她是真的爱宋家明,她放不下他呀!

只要杨翔肯同意离婚,把孩子给她,她什么都不要,彩礼钱也一并退还。

7

呵呵,杨翔在心里冷笑。怪不得她不要车和房,只要彩礼,原来是为自己留好了退路。

他不过是方茴报复宋家明的工具而已。她和他同房,不是因为接受了他,而是她怀了宋家明的孩子,只有这样,才不会露出马脚。

杨翔不懂女人生孩子的弯弯绕绕,只知道伺候好他们娘俩,哪想过孩子不是他的。

杨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餐厅的,热闹的大街上,他蹲在地上啪啪甩了自己两巴掌,捂着脸嚎啕大哭。

如果在发现方茴不爱自己时,就能狠下心结束这段婚姻,事情就不会变得这么糟糕。他恨自己心太软,更恨自己瞎了眼,竟然喜欢上这样不自爱的女人。

一想到老婆和孩子都是宋家明的,杨翔胃里直犯恶心,他再也不想看见他们母子。

杨翔和方茴离了婚,前提是,方茴必须赔偿他二十万的精神损失。不然,孩子的抚养权,她休想得到。

方茴同意了,钱是宋家明出的。杨翔当然知道钱是他出的,他这么有钱,睡了他老婆,总要付出点代价。

杨翔再次听到方茴的消息,是两个月以后。

8

方茴以为和杨翔离了婚,宋家明会按约定的誓言和妻子离婚娶他。可孩子都过户到他名下了,宋家明总是找各种理由敷衍她,始终不提离婚的事。

气急败坏的方茴找到宋家明的妻子摊牌,才知道宋家明的妻子不能生育,为了找人继承宋家的香火,宋家明把主意打到了方茴身上。

后知后觉的方茴才知道,宋家明扮演着深情的角色,说他过得并不幸福,他忘不了方茴。只要方茴和他在一起,等时机成熟了他就和妻子离婚,只是为了引她上钩而已。

他打着如意算盘,想左拥右抱,游离在两个女人之间。可他低估了方茴对他的爱,

竟然活着不能在一起,那就一起死。

方茴和宋家明的尸体被人从河里打捞上来时,已经没有了呼吸。警察查到致死原因是,两人争夺方向盘导致车子失控,坠入河内引起的窒息死亡。

杨翔也想通了,婚姻不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。只有夫妻俩两情相悦,日子才能过得幸福长久。

杨翔决定放下过去,好好挣钱,也许未来的那个她,正在某个地方等着他迎娶过门呢!

版权声明: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;
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pianheng.com/post/54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