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风里谪居的思念

风乍起,吹皱了冬藏在梅梢的思念,我折下一枝纷红,在时光温柔处浮动暗香,慰藉泪隐不成书的思念。

转眼漫过了四季的轮回,春日盛歌再一次奏响,我又回到那年花开的树下,许下亘古不变的誓言。

蜿蜒了一世情长,我转过身,你站在风里轻拂着黄昏,曾经鲜衣怒马驰骋了天下,后来相思入骨情花附了身。

我问你可否后悔辜负了潇洒,你说情到浓时方为真。

没有颠沛流离的浪荡,就是难得的云水光阴。

盛求一段轻柔时光,打点卸下的过往,浓妆眼底的当下,追寻可遇的远方。你说余生再没什么放不下,唯有相思到天荒。

我唯吟一曲陌上桑,用尽一生告白我追求的极光。

曾几何时,我拾阶而上,追寻时令的轮回,回溯你的渡头。

迢迢暗渡的流光,无声地打磨着相思的光芒,让人害怕而迷茫。可当月落潇湘,相思暗长,终日掩藏的小心翼翼还是忍不住泪落两行。

你若不来,我的思念只能寄住在风里,无法栖息。

醅一壶相思的新酿,饮下满眼春风的是非,不管花事隆盛还是荼蘼,一别如斯的心酸一如既往地牵扯着心疼,任漫天飞花的招摇,我的眼里始终等着花落人归的音信。

花落了,春红覆了秋月的眸,渐渐霜碧换了胭脂色,你是否如约,出现在当时黄昏后?

当无法栖息的相思落地成了冢,我刨开深深的黄土,只为寻你留下的三分凄楚。

记得当时你离去的背影,在风里飞扬得过于单薄,如果我们倾心无骛,我必会触摸到你的软骨。

最后的心心念念,我终于探寻到了你深藏已久的谶言,原来你早已把不变的执着填平了沧海桑田。而你给自己换来的劫数,就是颠沛敝帚自珍的韶华。

你说,纵然世事无常,仍觉人间值得。

有雨的冬夏草木深深,你路过的那次清晨,有雨滴打着翻卷的柳絮,细语纷纷。我原以为离别就此打住了结尾,从此苍白一切等你的流年光景。

篇恒文章网www.pianheng.com

我见过世间所有的颜色,唯独没有见过思念的颜色究竟是怎样的一道光,会让人如痴如醉,如梦如幻。

直到你转身留下的那一句真言,我看见满天星辰,闪耀如火树银花。

最别致的颜色,最难以言表,正如你那句震撼的真言,落在我心底翻覆了万水千山,涤荡了赤日苍穹:

你来时,我的梦在风里携诗缓缓流淌;

你若不来,我的思念只能在风里谪居。

细数走过的风景,有热闹跻身红尘甚嚣尘上,有清寒另辟蹊径独善其身,当我独自穿梭一帧帧过眼的风景,消融的是不屑一顾的风雪。

而当我穿越人海,有你在桥头执手相候,融化的是我珍藏一生的眷恋。

此生繁花照眼,而我只摘一枝,待到月满天心,放在你的窗台,以渡流年不换的相思。

我想守在你的窗前,把世事变迁变成桃花漫天,把我无边的思念流放,换你相思安枕,流年平安。

作者:苏影风  于冗世寻觅清欢的平凡女子,花开花落淡着墨,云卷云舒闲饮茶。落尽繁华事,守住无华心。

版权声明: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;
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pianheng.com/post/55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