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哥 | 被隔离的春

为避该死的瘟疫——“新冠肺炎”,于大年三十始,自行蛰居隔离至今四十日余不敢胡乱动弹。所幸尚堪告慰的是,冬已去,春复来。瘟疫没法阻碍春的脚步,隔离又哪能隔断我对春的想望呢?

窗台这些盆栽相继在抽枝、绽蕾、出芽,似乎在知会我:春来啦!春来啦!隔着窗栏,我抬眼去小花园张望,那几株檵木,仕别三日,忽儿便焰腾腾绽放出一树一树的红,格外地醒目在一众绿色里;荫下有几片稀疏的草丛,也收敛起它们的枯黄,显出它新鲜的绿来。我这便知晓了,盼望着的“春”的确来了。

今日惊蛰,想见得到,郊外、乡村、田旷、山林、湖泊,那里的春一准是浩浩荡荡、如火如荼了。

春有多俊俏?可爱的、我的友人们,不妨闭眼来梦想一会罢:你瞧啊,“和平村”、“稻田公园”那漫遍的油菜花多璀璨哪?似乎金色的海无垠地一直黄到了天脚。那份儿黄啊,多正经?粉腻腻简直算黄到家了;花丛里,翩翩彩蝶扇着粉翅在恋它中意的花儿;没数的蜂儿鼓着羽翼由这到那、由那到这没头没脑的,眼神儿全迷乱了,哪簇花朵儿有它可尽情采吸的蜜呢?雀鸟、黄莺也张开喉咙在肆意歌唱,忙乱着在林子这树那树飞来飞去的,寻找它们可以放心筑巢的新地所;轻盈的燕子“啾啾”儿直呢喃,一嘴一嘴衔着融泥在田旷、乡居间往来复去穿梭,也不识倦,这是要上哪家贵人屋檐筑它心爱的巢呢?

桂阳农科所那头的樱花林也赶着趟盛开着了,虽然观赏的游人莫若往常稠众,但花儿依旧起劲地、不相谦让地比着劲怒放,正热闹着呢,满山漫野那都是的,把天都快要蔽严实了。

篇恒文章网(www.pianheng.com)

“小东江”湖畔那众柳呢?适才还枯瘦嶙峋的哩,转背千条万条柳枝仿佛一夜便丰腴起来,纷纷的绽满了嫩黄嫩黄的柳芽儿,这整眼里全装着些新鲜的绿意了。春风一摇,垂悬的柳枝像和了节拍一时左一时右兴致地蹈它们飘曳的舞,柳旁那一江春水瞧着动了情,禁不住也附和着摇出一番荡漾来。

东风赶走了北风,春风一阵一阵和蔼而温暖了。春风为泥吹开了窍隙,泥的芬芳在空气里弥散开来,甜着的。春风得了花香,又蘸了泥味,更是有滋有味了。春风这是高兴着呢,它要将花香、泥味、雀莺的歌声传送给万物来分享“春”的甜蜜。梨花正开着的、桃花正开着的、各色花儿都开着的,春风传来的信息,令它们喜极而泣。梨花泣得清泪带雨,桃花泣得粉泪直淌,簌簌地落了一地;白云展开了紧锁一冬的愁眉,它要舒展它袅娜的、千娇百媚的身子,为春的到来长空当舞。这真好!天空清朗了,日月明光了,春水活泛了,青山秀丽了,草木青绿了,动物精神了,春雨滴沥得听若琴音了,连农家炊烟也显得别有韵味了……一切一切都有了春的意思。

啊,啊! 我情愿醉倒在春的怀里了。

这时间,若有弯溪流小桥,容我仰在青石桥栏,沐着明媚日光、浴着和煦春风,去作个春的梦,那会作出怎样有滋有味、有声有色的梦来呢?

我好想投身大自然,去欣赏春、拥抱春啊!这可又是怎样的妄想呢?我有那能耐么?莫谈瘟疫不允,就满地儿那雷人的横幅标语,仅挑仨俩瞧瞧:“出门一时爽,明天医院躺”、“出门打断腿,还嘴打掉牙”、“养老金能拿多久,取决于你最近出门的次数”......真唬得人死。固而,借我个胆,也不敢的。看来,这个春是瞧见不到了,还是规矩蟠家为妙。

版权声明: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;
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pianheng.com/post/58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