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个人的爱情

爱情是一处无声的风景,你走进去就有了鸟鸣

家里的电话响起来,漫画家朱德庸拿起接听,打电话的人自我介绍:“您好,我是《联合报》缤纷版创刊主编冯曼伦,请问最近您是否有时间?”朱德庸如实说:“我的时间很多。”冯曼伦趁机说:“现在需要向漫画家约稿,既然您有时间就请您给我们报纸作几幅漫画。”朱德庸爽快地答应:“可以。”朱德庸寄出的几幅漫画,很快刊登出来。

想到朱德庸作画辛苦,冯曼伦主动打电话给他:“我想请您吃饭。”听见冯曼伦的邀请,朱德庸在电话里问:“什么时候?”冯曼伦说:“明天中午。”朱德庸说:“好的。”朱德庸口头同意去吃饭,其实根本不想去。不去的原因有两个,首先是朱德庸从来不参加应酬,其次是觉得冯曼伦的声音很好听,凭借他的经验,女子说话的声音跟长相通常相反。她的声音很好听,可能她的人长得很丑。

第二天,朱德庸睡到中午,父亲急促地催他赶紧起床:“昨天您答应人家出去吃饭,现在时间已经到了。”朱德庸睡得迷迷糊糊的,对父亲说:“我宁可睡死,也不想去吃饭。”父亲是个传统的人,走到朱德庸床前,果断将他从从床上拖起来:“您已经答应人家,现在必须去吃饭,否则人家觉得你不讲信用。”在父亲的强烈要求下,朱德庸只好履行承诺。

从家到吃饭的地方,坐出租车要15分钟,但朱德庸竟然走着过去,认为自己走1上个小时,冯曼伦没有耐心等待,就会离开的。走了将近1个小时,朱德庸走到饭店外面,站着从玻璃窗往里看。有个女子刚好忽然转过半张脸,那侧脸还不错,朱德庸直觉判断女人就是冯曼伦。朱德庸走进饭店,女人果然是冯曼伦,她竟然没离开,而是选择耐心等待。就这样两个在尴尬中认识了。

当年朱德庸28岁,冯曼伦比他大6岁。在谈话的过程中冯曼伦发现,朱德庸确实聪明,话语幽默,妙趣横生,对他产生了良好印象,以至把迟到的事情忘记了。

以前朱德庸认为,自己的生命中永远不需要别人。仅仅看到冯曼伦的半边脸,朱德庸就莫名其妙地感到,她是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。在吃饭走出餐厅后,冯曼伦需要回报社上班,朱德庸忽然很想送她一程,只是没有说出来。

朱德庸走回家后,没有给冯曼伦打电话,而是等待她打电话过来,继续谈约稿的事情。冯曼伦果然打电话约稿,朱德庸故意用缓兵之计:“今天我身体不舒服,请您明天再打电话。”第二天冯曼伦打电话来,朱德庸依然用拖延的方式:“我的身体还有问题,请您过两天打电话。”“无论您的稿子多么难约,我也要想方设法约到。”冯曼伦继续给他打电话。

随着打电话次数的增多,他们逐渐熟络起来。冯曼伦不想与比自己小的男生谈情说爱,认为朱德庸不仅小,而且是著名漫画家,名副其实的黄金单身汉,以致听到他话里的暗示,心里总是犹豫不定。

认识4个月后,在冯曼伦生日头天,冯曼伦接到朱德庸打来的电话,听到的声音居然是:“祝您生日快乐。”冯曼伦觉得奇怪:“我从来没有告诉你我的生日,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?”朱德庸说:“是猜的,我就是感觉您生日快到了。”“真是稀奇!”听到冯曼伦的感叹,朱德庸当即解释:“或许是我喜欢您的原因。”冯曼伦还是怀着拒绝的态度:“哪怕我的年龄已经不小,我也不在乎社会压力,我的个性很强,不想嫁给比我小的男生。即使和你谈恋爱,也可能不会与你结婚。”“既然不想与我结婚,我们就趁早算了,与其将来麻烦,不如现在分手。”听了朱德庸的话,冯曼伦感到他谈恋爱是急性中毒,直奔结果。知道朱德庸迫不及待的想法,冯曼伦觉得真接拒绝太草率,希望能够和他继续交往。

篇恒文章网(www.pianheng.com)

过了一些日子,“倘若您真的喜欢我,我们就趁早结婚成家,将来有钱我肯定会让您过幸福的日子。”朱德庸态度诚恳。冯曼伦终于和他确定恋爱关系,但是结果来得还是让人难以预料,在相恋3天后,他们就决定结婚。对不少事情的看法,朱德庸和冯曼伦完全相同,他们确定不拍结婚照,不请客吃饭。公证结婚规定要有戒指,他们在星期天晚上找戒指,计划第二天去公证。两人找戒指的时候,大型的银楼已经打烊,在街头找到的银楼很小,里面仅有便宜的东西,最贵的K金戒指200元。朱德庸打算买300元的戒指,冯曼伦说:“太便宜了。”朱德庸说:“我买2个给您。”朱德庸真的买了3个戒指,惹得营业员忍俊不禁。

结婚后,朱德庸对冯曼伦的关心无微不至,即使在行人熙熙攘攘的街上,他们也是牵着手。对于牵手的原因,朱德庸告诉朋友:“妻子的眼睛不好,我担心她在街头摔倒,只好牵着她的手,她要跌倒的时候,我紧紧地拉住她。自从结婚以来,我都好好保护着她,从来没有让她摔倒过。”朱德庸、冯曼伦如影随形,为了有更多的时间相伴,他们相继从报社辞职。回到家里,他们随心所欲地做自己喜欢的事。朱德庸专心致志作画,想让妻子过更好的生活;冯曼伦心甘情愿打杂,想让丈夫作更多的漫画。

随着《醋溜族》的轰动,更多编辑争先恐后地向朱德庸约稿。在编辑的催促下,朱德庸忙得闷闷不乐,已经没有任何感觉。以前作画的美好乐趣,朱德庸感到再也没有了,于是向妻子提出自己的想法:“我不想作画了!”冯曼伦问:“不想作画,想做什么?”朱德庸说:“我要改行,去开飞机!”“在台湾,能够开飞机的人很多,若是有人可以做职业漫画家,并且真正能夠作出好画,那么就是您!”冯曼伦带有理性分析的劝阻,让朱德庸马上冷静下来,经过慎重考虑,他觉得妻子的劝勉有道理,随即果断放弃开飞机的想法,继续作画。

随后,朱德庸连续推出几部作品,他的漫画深受读者欢迎,作品销量迅速超过1000万册。市场调查公布的数据显示,朱德庸为台湾地区第二位受欢迎的漫画家,仅次于宫崎骏。在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上,朱德庸以6190万元荣登子榜单漫画作家富豪榜首位宝座。

“妻子是细心关注我成长的人,就像耐心指点我的拳击教练,永远会把我调到最好的状态。”在记者采访的时候,朱德庸实事求是地说,“不管走到哪里,如果没有她在,我就会觉得只是半个人。”冯曼伦在旁边补充道:“需要有对方,彼此才完美。他需要我,我需要他,在爱情中我们都会将自己当成半个人,我们的婚姻顺其自然非常美满。”

(编辑/张金余)

版权声明: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;
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pianheng.com/post/58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