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给亡母

七月与电话一同被掐断,母亲和人间失去了关系。

母亲,多年以前就同我们在语言上有了隔阂,而今,只有热泪,成为生死之间的翻译。

七月的老屋,与一方棺椁一同漂泊。

家祭的词句诞生于淫雨,击痛了我们谢顶的情感、卑污的思想。在土唱的腔调里,我们获得了报应:往忏悔更深处跪着。

在目前面前,我们的膝下怎敢有黄金?

优秀的母亲也不会玩弄华丽的辞藻。现在,动听的语言糊着生者的脸,让乡亲分析;动听的音符背后的阴影,像母亲被嫌弃的一生。

死亡是世上唯一的黑暗,也是那些被忘怀与极端吝啬的时空一个亘古的亮点。

母亲用绝望打在死亡存折上的生命,没有利息给予我们。

酒的宁静是火欲烈故淡的游戏,死亡的杯底,一双手隐秘而纯净。它们焚毁了梦,让我们噙泪睡个好觉。在一些杂念中间,惟有母亲睡得纯正而甘美。

生者,开始了诗意的怀念,这徒劳而宽怀的行为企图与往昔相绾;之后,他们展望未来,开始了新一轮的遗忘。

生者的罪孽像阳光一样延留,母亲,以死亡报以宽恕。

悲恸剪裁的阡陌撕裂了整整一个上午;苍老的十字路口,怨恨支离破碎。

某种程度上,我们活着却已经死去。

篇恒文章网www.pianheng.com

明月在上。下面,一座土坟在颤抖。

乌鸦飞来,它们是生死蹩足的传言者。

土坟要漂走了;一路上,母亲啊,有明月与你相随……

太阳出来了。阳光是火纸点燃的,或者是火纸照亮的一张脸。

黄金的土地,拥抱你美丽的清贫。

黑铜的火纸,赐予你另一个世界的温暖。

我们垂下头来,让阳光洗脑。

你伸出双手,另一个世界,有阳光将你搀扶吗?

你的庄稼,将阳光穿在身上。

你的土地,将仁慈捂在掌中……

(原载《散文诗》上  2003年第9期,并被《散文诗》评选为2003年中国散文诗年度最佳,并结集出版,漓江出版社。)

版权声明: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;
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pianheng.com/post/600.html